簡體中文 | English

                    新聞中心

                    創新、誠信、務實、高效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廣州天河區大靈山路裕景工業園八棟一、二樓

                    電話:020-82497630

                    電話:020-82497625

                    行業要聞
                    您的位置:Home > 簡體中文 > 新聞中心 > 行業要聞 >
                    3D 打印正在手術臺上進化,幾百美元就可制作出器官模型
                    發布時間:2020-04-01 23:47 來源:www.productcreationexpert.com 閱讀:
                    3D 打印模型正在廣泛應用于不同的領域。6 月 14 日,一篇發表在 Cardiology in the Young 上的文章介紹了 3D 打印在冠心病中的應用。

                    由于心臟形態有多種以及患者之間的個體差異,冠心病的治療很具有挑戰性。利用 3D 模型,可以直接觀察患者的心臟解剖結構并進行操作,從而預測并發癥和其它可能的結果。這開辟了個性化治療的新領域,為術前規劃及提前在患者體外演練整個手術過程提供了可能性。


                    圖丨3D 打印的心臟模型

                    沒有任何兩個人的身體是完全相同的。外科醫生操縱手術刀和縫合線,在復雜的“人體地形”中精確、快速地進行切割和縫合,但由于每個人的生理情況不同,解剖細節也需要作出相應調整,這讓他們的工作變得更加困難。

                    醫生們通常使用計算機斷層掃描(CT)或磁共振成像(MRI)的二維圖像來制定手術計劃,現在他們越來越傾向于使用私人定制的真實 3D 模型。

                    為了完成 3D 打印,研究人員先將許多連續的 CT 或 MRI 掃描的數字二維“切片”組合成一幅立體的“地形圖”,這就能夠看到器官不同層次的復雜結構。然后,3D 打印機一層一層進行打印,這些小滴樹脂可以通過紫外線照射或擠壓硬化等方式固定在特定的位置,形成立體結構。

                    3D 打印技術研發于 20 世紀 80 年代,當時這種打印機價格昂貴、好壞無常、制作材料有限。但在過去的幾年里,這項技術發展到甚至普通家庭用戶都足以負擔。在軟件和打印方法上的改進,使得打印高精度顏色和紋理的復雜物體成為現實,我們可以構建更加精確和真實的器官模型,用于外科手術中。

                    從 2D 到 3D

                    2012 年,美國克利夫蘭診所的肝臟病學主任和肝臟移植醫學主任尼扎爾·澤恩(Nizar Zein)首次萌發了打印器官模型的想法,他想知道這種方法是否能使活體肝移植更加安全。


                    圖丨尼扎爾·澤恩

                    澤恩博士表示,對肝移植的需求日益增長,同時來自尸體的肝臟供應不足,增加了對活體肝移植(LDLT)的需求。

                    他說:“當我們在肝臟上做手術時,最大的風險之一就是不知道主要血管或膽管的確切位置,而無意中切斷了其中的一條。”

                    每個肝臟都有一個獨特而復雜的動脈、靜脈和膽管網絡,如果切錯了位置,可能會導致供體或受體的并發癥,甚至死亡。因此,澤恩召集了一個由臨床醫生、影像專家、工程師和軟件設計師組成的團隊,企圖用樹脂“打印”出一種針對特定病人的肝臟來指導手術過程。

                    澤恩回憶說,第一個模型非常粗糙,就像一個玩培樂多彩泥的孩子隨手捏出來的那樣。它的大小不到活體肝臟的四分之三,并非完全透明,并且缺乏代表不同組織的顏色編碼。某個案例中,一名肝臟捐贈者在手術臺上遭遇了危險的并發癥,澤恩記得其中一位外科醫生說,如果事先有這樣的模型來練習就可能挽救捐贈者的生命。

                    澤恩對模型進行了改進,并在 2013 年開始研究如何利用活體肝臟大小的三維模型來制定外科醫生的手術計劃。一項初步的小型研究表明,他們的模型在解剖學和形狀上都與活體器官相匹配。

                    目前,澤恩團隊構建出的模型已經應用在 20 多個手術中了。澤恩說,在很多情況下,觀察研究這個模型使外科醫生改變了他們切割器官的方式,甚至在某一個案例中,外科醫生得出結論,某個供體并不適合移植,這挽救了一樁可能發生的醫療事故。

                    他的團隊繼續打印復雜肝臟腫瘤的三維模型,以了解它們是如何在肝臟上生長的。澤恩說:“我們對病人腫瘤組織的解剖結構了解得越多,手術的效果就會越好。”


                    圖丨3D 打印的身體器官——肝葉,和“有血有肉”的肝葉(來自捐贈)。這樣的對比觀察可以幫助醫生計劃和實行復雜的移植手術。

                    更逼真的模型

                    美國羅切斯特大學泌尿科醫生艾哈邁德·加齊(Ahmed Ghazi) 受到澤恩的啟發,建立了更逼真的腎臟模型,為模擬手術提供了一種“具有沉浸感”的方法。

                    他說:“我只是想要一個看起來像腎一樣,會流血的東西。”腎臟外科醫生經常面臨著從布滿血管的器官中取出腫瘤的問題,他們可能只有 30 分鐘的時間來完成工作,不然腎臟組織會停止血液循環,導致死亡。

                    在經過改良后,這種打印器官具有空間感、解剖準確性和觸覺反饋,還可以用來仿真模擬,以培訓新的外科醫生。


                    圖丨人造器官模型(右圖)可以流血,就像真正的器官在手術過程中會流血一樣(左圖)。圖示手術是在切除一個腎腫瘤。

                    為了建立腎臟模型,加齊團隊在一個類似腹腔的地方模擬了脂肪、腸道和其他組織,就像它們在真正的病人體內一樣。加齊與 5 位專家、 10 位新外科醫生一起,對這個模擬系統進行測試發現,這個模型非常逼真,而新手醫生一致認為在手術前使用這些模型會有很大幫助。

                    紐約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生物醫學影像專家妮可·韋克也研究了腎臟模型對于手術計劃的正面影響。在 2017 年的一項研究中,她和同事請 3 位經驗豐富的外科醫生回顧了 10 種不同復雜程度的腎臟手術,包括回憶患者的二維掃描圖像并描述他們的手術計劃。之后,他們用 3D 模型重復了這個手術過程。在所有的病例中,至少有一名外科醫生改變了他的初始想法,他認為當時應該有更好進入體腔或夾住器官的方式。他們說,這種模擬可以使他們自己更好地確認計劃,提高手術信心。

                    材料的提升

                    澤恩說,在構建 3D 器官模型時,材料的選擇取決于它的用途。硬塑料更便宜,也更適合進行簡單的三維可視化,有助于臨床醫生將注意力集中在腫瘤的形狀或血管的彎曲路徑等視覺特征上。

                    但更有彈性的海綿狀材料,包括硅酮、軟塑料和水凝膠,則更為逼真。它們的彈性可以模仿活體組織的機械性能,為外科醫生提供了一個可用于練習的器官,可以切開,以測量必要切口的寬度和深度,便于清除腫瘤并指導修復。更柔軟的模型還可以結合其他功能,比如壓力傳感器,讓外科醫生在術前準備得更加充分。

                    加齊和同事已經構建了一系列組織紋理模型。他們不是直接打印,而是使用 3D 打印機建立一系列模具,然后注入特殊的水凝膠,這些水凝膠由水和其他液體組成,但可以像真實的肌肉、脂肪或血管一樣對操作產生反應。甚至切割血管或其他導管時,器官也會像在實際手術中一樣流血或滲液。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機械工程師邁克爾·麥卡爾平(Michael McAlpine)模仿組織的機械特性,制作了前列腺的器官模型。他的團隊使用從癌癥患者身上取出的前列腺樣品來測試前列腺的硬度和柔韌性,并通過調整有機硅打印材料的化學成分,來改變聚合物之間的連接,使模型變得更軟或更硬。

                    他們甚至為前列腺模型配備了 3D 打印的壓敏傳感器。傳感器由水凝膠和橡膠硅膠制成,可以測量內窺鏡或手術剪刀施加的力,在醫生進入手術室之前為他們提供有用的信息。


                    圖丨配備了壓力傳感器的 3D 打印前列腺,可以讓外科醫生進行更逼真的練習。

                    從現實到虛擬

                    擁有 3D 打印設備和專業知識的醫療中心現在可以自己打印出器官模型,而一個硬塑料模型的打印成本不超過幾百美元。像 Lazarus 3D 和 Materialise 這樣的公司現在也提供利用成像數據制作器官模型的服務。但是保險公司不見得會為病人的模型支付打印費用。

                    這可能會成為通向虛擬計算機模型的敲門磚。起初,加齊想以這種方式開展他的工作,但是他很快就轉向了物理模型——現在還不可能用“虛擬的感覺”來切割,也不可能知道一個器官如果被切到某個地方會流多少血,其中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目前,他正在與 VR 公司合作,這些公司可以使用物理模型開發虛擬手術工具。

                    麥卡爾平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使用 3D 成像實施手術可能會成為常態,而不是個例。

                    廣州飛勝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地址:廣州天河區大靈山路裕景工業園八棟一、二樓

                    電話:020-82497630 __ 020-82497625

                    Copyright ? 2021 飛勝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全寶鑫科技 [訂制網站]

                    挺进中年美熟妇身体